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被我上过的女人们

2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转载至网络,作者:zhlongshen
(一)
  本人姓王名天杰,今年28岁,是个天生的色狼,并且性欲非常强,几乎每晚都要搞一搞才能睡。应该是从幼儿园起我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有股冲动,常常用手玩小鸡鸡,感觉十分舒服。一直到小学时也是如此,到了五年级时有一天居然出水(精子),不过那时并不知道,只是感觉奇怪。

  在年少没有找女朋友的日子里,每天都要手淫,少则一到二次,多则三到五次,天天如此,一年复一年一直到找了女朋友。当时以为做爱和手淫一样,简单,随便都可以搞三四次,结果一试才知道,真他妈的累啊。我是那种要插十几分钟才会射(这还算快),有时要插半小时才射。每做完一次都双腿发软,累得跟狗一样。最多的是一晚上搞四次,以后最多晚上一次,早上搞一次。有时感觉这做爱还没有手淫爽。就好像网上人家说的什么,看黄片时感觉里面的主角很爽,自己做时就没那么爽。

  这几天老婆生病了,于是就叫岳母过来照顾,我老婆小我三岁,长得十分漂亮,身材也好,以前每晚我几乎都要干她好久,有时干完鸡巴还不软,就插在她的阴道里睡了。这几天老婆身体不舒服,我也只好忍着,或是自己解决。也不知怎么搞的,当知道老婆要叫岳母过来照顾她时,我心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将岳母拿下。

  我老婆的美貌完全是遗传岳母,岳母今年45岁,十分注重保养,风韵犹存。看起来跟三十多岁的少妇差不多,而且身材丰满,让人看一眼就可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一想到与岳母做爱,这种打破人伦道德束缚的感觉令我鸡巴立即硬如铁坚如钢,感觉就算是一块砖也能戳个洞出来。

  于是我十分期盼岳母的到来,对于强上了岳母的后果我根本没有去考虑。也不是没有考虑,我也有考虑过。我有九分的把握,就算被我强上了,到时她也必定不敢报警,因为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如果她真的报警,就算我被抓了她也没有脸活在世上了。而且根据我对岳母的了解,都到这年纪了还整天的扮得花枝招展的,看得出她是一个骚货,想勾引男人。俗语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嘿嘿,现在的她刚好是虎狼之年,就岳父那瘦得跟猴似地身子骨别说满足她,我看能不能做还是一个问题呢。

  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第三天盼来了岳母,当我见岳母的第一眼时我就恨不得将这老骚货按在墙上强干起来。

  这天根据岳母所发的短信来看来,飞机应该是十一点就到,于是我十点半左右就在机场等她了。想着马上就可见到岳母了,心中十分的激动,就连小兄弟也激动得浑身都是劲。

  终于接到岳母了,这老骚货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略带透明的衬衣,上面的两个扣子居然是解开的,只要微微下俯就可看到出里面那勾人心魄的雪白和粉色的胸罩。瞧得我是口干舌燥。

  更让我差点无法自控的是,这老骚货居然穿了一件紧身的黑色皮裤,是那种超极紧身的。连下体肥厚阴阜的外形都在皮裤上十分明显的凸现出来,如两片小山包夹着中间一道深深的沟渠。再配上一对细长黑色的长靴,一股股清淡的幽香时不时的飘来,令我差点喷鼻血了,这些都是我最喜欢最没有抵抗力的东西。

  「稳住!稳住!」妈的,这老骚货明显就是勾引人犯罪嘛,搞得我暗暗的深呼吸多次才将心里的那份罪恶也强行压下,否则,我怕直接在车上就强行与这老骚货来个车震了。

  「妈,做了这么久的飞机累了吧,给,先喝点水。」我殷勤的递过一瓶康师傅矿泉水。

  「累倒不累,就是怕啊!怕出事,如果不是小慧生病,我急着过来的话,我原本是打算坐火车的。」岳母伸出那细白的玉手,接过矿泉水,其间她那纤长的手指不间意触到了我的指头,我居然有股触电般的兴奋,身下的小兄弟好像比我还激动,居然连连轻颤。我个日,你激动个鸟,搞得我都无法专心开车了。

  看着岳母那殷红性感的双唇含着矿泉水瓶的口子时,我禁不住想到如果含着是我的鸡巴那该多爽啊!

  「小慧这几天怎么样,病情有没有好转一些。」岳母喝完水那殷红性感的双唇多了一层的湿润,更加迷人。

  「好不少了,我想过不了几天应该可以康复吧!」我心不在焉的应道,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窥着这老骚货那几乎冲出衬衣的丰满胸部和那被皮裤紧紧包裹着,十分清晰凸现出外形的阴阜。

  「那就好,我还真担心呢。本来我们家那死老头也要来,不过临时有事来不了。」岳母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与我说话,不过这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找个机会将这老骚货给强行上了。至于她说什么我都是嗯嗯的应道。

  岳母好像发现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她的话语,立即不再吭声,闭上双眼,假寐起来。

  太好了,这样我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眼神把玩起这老骚货的身体了,虽然我此时在开车,但偶尔看一下也没事。

  我眼神如X光线般死死盯着岳母下体那迷人的三角地带,看着那肥美的阴阜在紧身皮裤上凸显出来,恨不得能透过这些衣裤,直窥她迷人的胴体。

  好像发觉我火热和侵犯的眼神一般,岳母突然睁开双眼,发现我正一脸猥琐的盯着她下体的三角地带看,不禁老脸一红,顾作不知的问道:「还有多久到?」

  「啊!就快到了!」我立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一本正经的盯着路面,专心致志的开车。

  「哦!」岳母轻声的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说话,只是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一时,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妙起来。

  就在此时,我手机的铃声响了,我一看,是老婆打来的,立即接起,「喂!老婆怎么啦?」

  「妈妈啊,接到了,接到了,妈妈现在就在我边上,等会,我把电话给妈妈。」

  「妈妈,小慧的电话,给。」我将手机递给岳母,岳母接过时,那细嫩的玉手再次与我这粗糙的手指来了个亲密接触,让我再次小小兴奋一下。

  终于到家了,进门时岳母弯下腰脱长靴时,丰腴的美股高高翘起,双腿间阴部的整个外形在紧身皮裤上清晰的印了出来。只见两片丰满的小山包紧紧的夹着两片薄薄的大阴唇,如此香艳的美景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如果此时老婆不在家,我发誓,我一定扑上去好好的舔这老骚货的美股。

  「哎呀!怎么脱不下来!天杰帮妈妈脱一下。」岳母弯着腰吃力的脱着那紧小的长靴,发现十分困难,于是坐在椅子上,将一只修长笔直的美腿伸了过来,

  「好!」我兴奋的应了一声,双手略略轻颤的握住岳母那被皮裤包裹着的小腿,一路下摸,抓着长靴使劲的往后拉。同时我的一对色眼,淫光大冒,盯着岳母那双腿间的神秘之处,看着那在皮裤上凸现出来的阴阜、阴唇与耻沟的形状,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呼的一声,终于脱一下了只长靴,只见一阵略微的臭味和一丝幽香,真往我鼻腔里钻。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小巧玉足呈现在我的眼前,透过丝袜,可看到里面的脚趾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令我有股将其放在鼻子下好好闻一闻然后用嘴吮吸的冲动。

  此时我左手顺式下滑,直接握着岳母那柔弱无骨的玉足,轻轻的捏了捏,隔着光滑的丝袜依旧可以感受到玉足的柔嫩与细滑。

  「呀!」岳母禁不住轻呼一声,我立即放下她的玉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接着开始脱第二只长靴,此时岳母略有抵抗的缩了缩她的美腿,不过我抓得甚紧,令她一时间无法摆脱无的魔爪。

  「妈,别动,动了就不好脱了。」我故意用十分纯净毫无杂念的目光扫了岳母一眼,意思是让她放心,刚才那些举动只是下意识的,并不是我有什么肮脏的念头(其实没有才怪,老子又不是圣人)。

  果然,岳母被我骗了过去,乖乖的伸直那修长的玉腿,配合着我将她的长靴脱下,这次我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十分正常的将长靴脱下,然后将一对花色的拖鞋套到岳母秀美的玉足上。

  「呀!我自己来就行了。」岳母有些不好意思的阻止着我的举动,可是我早就将拖鞋套上了,用淡淡的口吻说道:「妈,没关系的,在家里我都是这样帮小慧穿的,已经习惯了。」

  「你呀!这么宠她,别把她宠坏了。」岳母听说我对她自己的女儿照顾得如此细微,满脸笑容,心理必定十分满意我的体贴,不过嘴上却还是打趣的提醒道。

  「谁把谁宠坏了啊!」小慧提着两瓶红酒走到了门口,「妈,你来了,好想你哦。」

  「咦,你身体不舒服跑出去买什么酒嘛,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我接过老婆手中的红酒,有些责怪的捏了捏她那粉嫩的脸蛋。

  「妈,你看,她欺负我。」老婆直接搂着岳母的手臂摇晃着撒娇。

  「哪有啊,我看他是爱你才对。你这丫头就爱调皮。」岳母笑着用食指点了点老婆的额头。

  「不来了嘛,妈妈,你怎么站在他那边啊!」小慧娇嗔着,佯装生气。

  「好了,别闹了,你先去休息,我去厨房帮帮天杰。」岳母慈爱的摸了摸小慧的长发。

  「妈,让他一个人忙就行了,他一个人帮得过来,你赔我聊聊天嘛!」小慧拉着岳母的手臂,拖着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是啊!妈,您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也累了,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天天都是这样,我习惯了。」我在厨房里殷勤的劝着要过来帮忙的岳母。

  「那好吧,天杰啊,忙不过来时叫一声啊!」岳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交待了一声。

  「好咧,妈你和小慧好好聊聊天就成,厨房就交给我了,不用你们费心。」我立即打着包票说道。

  「呵呵,那好吧!」岳母拉着小慧的手,满是关爱的看着她,「你真是找了个好老公啊,比妈妈的命好。」

  「哪有嘛,爸爸也很疼你啊!」小慧一脸幸福。

  「好了,不提你爸了,先说说你吧,最近身体如何?」岳母快速的隐过面上的不快,立即叉开话题。

  「开饭喽!」我端着最后一盘菜出来,提醒着聊得正欢的母女俩。由于岳母保养得好,她俩在一起看起来就好像俩姐妹一般。看着如此出众的母女俩,我禁不住暗想,如果能两女都得,岂不快哉。

  「妈,偿偿,这红烧鱼可是天杰的拿手好菜呢?」小慧兴奋的拿起一声鱼肉放到岳母的碗里,期待的看着岳母将鱼肉放入嘴里,细细的品偿。

  「嗯,确实很不错,比我做得都好吃。」岳母给出了个相当高的评价,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调教出来的。」小慧兴奋的拍了拍胸部,好像这鱼是她的杰作一般。

  午饭在一片欢笑中结束了,接着就是我收桌洗碗,她们两母女在那里起劲的聊着昔日的往事,时不时爆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听得我心里痒痒的,下体的小兄弟再次激动得立了起来。

  「我勒个去,这家伙总是比我这大哥更容易激动。」

  晚餐时我特意做了西餐,然后我、小慧及岳母都喝了一些红酒,由于小慧身体不适,所以只小呡了几口,而岳母与我刚喝得比较多。看着岳母那喝完酒一片红润的双颊,居然透着另一透醉态的魅力,令我蠢蠢欲动。

  看着有些困意的岳母和小慧,我心中暗自兴奋,看来今晚的计划可能实施了,

  边吃边聊的又过了半个小时,其间我又劝着岳母喝一大半坏的红酒,看着昏昏欲睡的岳母,小慧立即阻止了还打算给岳母斟酒的我,嗔怪着说道:「你没看到妈都醉了,你还倒。」

  「啊!哦,那就不倒了。」我装成自己也醉了的样子,将酒放下,然后与小慧一起扶岳母进房间。然后小慧将我赶出去,她要给岳母换上睡衣。

  「操,不要换多好,我就喜欢干穿着紧身皮裤的熟女。」不过这话我可不敢说出口,在心里想想就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老婆,你力气小,要不要我在这里帮忙。」我不怀好意的问题。

  「帮你个头,还不快出去。」小慧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暴栗,将我赶了出去,最的还十分凶狠的警告,「呆会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就进来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点头哈腰的装成一副脓包样,朝着老婆敬了个礼,一本正经的说道:「一定遵守领导的命令。」说完在老婆那硕大柔软的双峰上捏了把,立即哈哈的跑开。

  「你个坏蛋,看我呆会怎么收拾你。」老婆看着逃到客厅的我,气得笑骂道,然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给岳母换睡衣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不断想像着房间里的情景,不知道岳母穿的是什么样什么颜色的内裤,她的阴唇是黑的还是粉的,想得我下体鸡巴高翘,宛如钢铁一般的坚硬,禁不住用手在上轻轻的套弄起来。

  「老公,倒杯水给我喝。」经过了四五分钟小慧打开房门走到客厅,一看我的模样,吓了一跳,接着羞红了脸笑骂道:「你个死鬼,就这么忍受不了,你喜欢自己弄,今晚就自己解决就是了。」说完躲到房间里去,将房门给锁上了。

  「老婆,我错了,快开门啊,救命啊!」我在门外欲火梵身的求叫着。

  「找我干嘛,你自己去解决啊!」

  「妈的,臭婆娘,你不开门我到岳母房间去了。」我看了一眼对面房间,双眸中冒出浓浓的淫意。

  「你敢!」老婆呼的一下将门打开,一脸的铁青。

  我立即将她拥入怀里,狠狠的吮吸着她那性感丰润的双唇,一只手隔着衣服狠狠的揉捏着那对浑圆挺秀的美乳。高高翘起的鸡巴隔着裤子顶在她肥软的阴阜上,不断的戳蹭。

  「呜~呜~」

  刚开始老婆拼命的挣扎,一对秀气的小手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肩背,没过半分钟,拍打就变成拥抱,挣扎变成了迎合。她抬起一只修长的美腿,缠在我的腰上,下体狠狠的在我鸡巴上不断蹭动,虽然隔着长裤,但依旧可以感受到她阴阜的温度正不断的升高。

  老婆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与急促,狠狠的吮吸着我伸入她嘴里的舌头。那劲力,好像恨不得将我的舌头直接吞下肚一般。我们一边接吻一边相互抚摸和脱衣,倾刻间我俩都只剩一条内裤。

  今天老婆穿了一件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细小性感的内裤更本无法完全覆盖住三角地带那浓黑弯曲的阴毛,边缘处的阴毛直接暴露出来,大部分的阴毛躲在白色三角蕾丝下若隐若现,令人见了血脉贲张,欲罢不能。

(二)
  我直接将那青筋绽起,硬如钢铁一样的鸡巴从内裤边缘掏了出来,隔老婆着那薄薄的蕾丝内裤直接顶在她阴阜上,使劲的戳蹭着,隔着那层薄纱鸡巴也可以感受到老婆那肥厚阴阜的软热与湿滑。

  「嗯……嗯……嗯……」

  随着我鸡巴一次次用力的戳蹭,老婆发出迷人的轻啼之声,她的下体也迎合着我,高翘丰腴的美股一下下的向前挺送,不断的与我的鸡巴来个亲密接触。

  我和老婆两人的生殖器官就隔着那层薄如纸片的轻纱,不断的顶蹭、摩擦。逐渐老婆的阴阜处越来越湿,令我粗大坚硬的鸡巴刚一顶上就被滑开。

  突然,老婆双腿闭拢,把我的鸡巴夹在大腿根部,整根鸡巴紧贴着火热湿滑的阴阜,微微有些陷入那淫水泛滥的肉缝之中。我轻轻的抽动着鸡巴,使其紧贴着大腿的两侧与湿滑的阴阜缓缓的摩擦。同时我一手玩弄着老婆那滑嫩柔软弹力十足的美乳,另一只手搂着她的小柳腰,并且还用嘴里含着她粉红可爱的乳头。

  原本柔软的乳头在我的吮吸与轻咬下渐渐挺立而起,好像受不了暴君压迫而奋起反抗的战士一般怒发冲冠,笔直挺立。

  老婆嘴里发出轻盈诱惑的啼叫之声,不断扭动着身子,秀嫩玉白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头部,将其紧紧向里按去,令我的脸部整个贴在她那对雪白酥软的玉乳间,差点将我闷死,急得我用力的将她推到床上,推开她的双手,这才抬起头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老公……人家想要!」老婆纤长的玉腿直接盘在我腰上,火热腻滑的阴阜隔着内裤紧紧的贴在我坚挺的肉棒上,轻轻的摩蹭着,感觉又滑又热的。

  「妈的,这小骚货,几天没喂,看来是饿坏了。」本来令晚准备好好搞搞岳母的,不过现在先尝尝开胃菜也不错。

  被老婆挑逗得受不了了,原本计划还有几步前戏也直接跳过,准德直捣黄龙。

  将老婆两条纤长雪嫩的美腿从我腰上架到我的肩上,然后伸手将她那早已湿透的丁字裤拉向一边,接着我握着鸡巴,用龟头不断的在她的肉缝上摩蹭。此时老婆的阴阜早已洪水泛滥,只感觉又腻又滑,又软又热。

  「啊……啊……不……不要……」

  我用鸡巴在老婆的阴蒂上不断的蹭动,兴奋得老婆娇啼连连,嘴上喊着不要,屁股确十分配合的不断上挺,使得我的鸡巴能更大面积的与她的阴阜接触。

  在我用鸡巴不断的刺激和挑逗之下,只见老婆的阴道口居然缓缓张开,洞口约有一个指头大小,感觉好像一张小嘴一般,一小股白色的淫汗蜜液徐徐的从里面溢出。

  「老公……快……快给人家嘛,人家想要……」老婆将她那对雪嫩的美腿从我肩上滑下,再次盘在我的腰上,下体连连挺动,使其那腻滑软热的阴阜不断的触碰着我的鸡巴,有几次,差点就滑进她的阴道里了。

  「你别动,你这样我怎么进去。」此时我也受不了了,将老婆的玉腿从我腰上拿下,直接掰成M形,此时我盯着老婆那粉嫩欲滴正一开一合的阴道口,禁不住吞了吞口水,将鸡巴顶在阴道口上,然后屁股一挺,只听哧溜一声,整根鸡巴应声而入。

  「啊~」老婆发出一声淫啼,啼声纤长绵糯,直侵入骨,让人浑身酥麻。

  我也舒爽的轻哼了一声,只感觉鸡巴被一圈火热并且轻轻蠕动嫩肉紧紧的包裹住,爽得我禁不住开始抽插起来。

  「嗯……」随着我鸡巴的抽出,老婆禁不住轻哼一声,阴道下意识的紧紧收缩,好似不舍得这宝贝溜走一般。

  我将鸡巴抽离阴道,只见带出一股白色的淫液,接着我再用力一插,扑哧一声,鸡巴再次应声而入,一路顶开阴道中那些娇嫩腻滑的肉壁,直达最深处。

  「啊……」老婆被我这下插得用头顶起身体,将雪白的身体向上拱起,一对秀挺玉嫩的双峰不断颤抖,两粒傲然坚挺的粉色乳头跟着轻轻摇曳,仿佛是为了避免被忽略而开始起舞绽放魅力。

  看着老婆那迷人的丹唇与那对丰满嫩白的双乳,我直接趴了上去,吮吸着火热软嫩的丹唇与柔软的耳垂,同时双手揉捏着那对动人心魄的美乳,并用指头不断的拨动那两料不甘寂寞的粉嫩乳头。

  「啊……老公……快……快……用力……用力……」同时袭击老婆的几大敏感区域,兴奋得她淫啼连连,嫩白的美腿紧紧的缠着我的腰,双手也使命的抱着我,好像一只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在我身上。

  此时我也十分兴奋,屁股开始快速的挺动,大力的抽插,每一次的抽插都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淫汁蜜液,顺着老婆的股沟流淌而下,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由于老婆的淫水较多,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伴随着她一声声的淫啼浪叫,整个房间都回荡着这春意浓郁的交响曲。

  在我咬牙切齿的抽插了七八十下后,终于,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一股火热的洪流决堤而出,火热疯狂的冲击着阴道深处的娇嫩花蕊,直达子宫。

  「嗯~」老婆一口咬在我肩上,浑身轻轻颤抖,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淫啼。瞬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与消失了一般,所有东西都好像是虚幻的。只有我们两人身体的紧密相贴是如此的真实。

  良久过后,老婆浑身无力,软绵绵的松开我,双颊绯红,一脸满足的轻呤道:「老公,你好厉害啊,人家高潮了。」

  此时我也是浑身无力,四肢发软,动都不想动,连口都懒得开,只轻轻的哼了一声。

  趴在老婆身上几秒后,我准备起来,刚一动,老婆的美腿又缠上我的腰,一脸春意的娇啼道:「不要动,让它再呆一会。」

  「这小骚货,看来还没怎么饱啊,不过为了待会的『大餐』现在我必须保留一点力气。」我色色的看了老婆一眼,心中暗自思索。

  「怎么,小骚货,还没吃饭啊?」我捏了捏老婆胸前那对柔软坚实的美乳,

  「你才是骚货呢。」老婆不依的揪了下我的耳朵,双眸中春意绵绵的轻声道:「我喜欢你的『宝贝』再多呆一会。」

  我苦笑道:「老婆,这出不出来可由不得我,呆会软了,它自然就出来了。」

  「那就让它自己软出来。」老婆直接用湿软的红唇堵住我的嘴「嗯……」我们两继续激情后的缠绵。

  一个时辰之后,从老婆均匀的呼吸频率可以判断她已进入深沉睡眠,嘿嘿,那么我也可以放心的去「享用」我的「大餐」了。

  我强抑下激动紧张的心情,屏住呼吸,悄悄的从床上爬起,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然后十分缓慢的将房门给带上。

  「呼~」看着房门没有一点声响的关上,我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感觉好像做赋一样。

  我双眸淫水泛滥的看着岳母的房门,悄悄的摸了过去,轻轻一转把手,卡的一声轻响,门开了。

  我潜进房间,然后将房门小心的关上,黑暗中我隐约看到岳母躺在床上的轮廓,禁不住心里狂跳起来。

  「咚!咚!咚……」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我可以十分清晰的听见自己极快的心跳声,感觉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般。我连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平复着自已激动紧张的心情。

  我悄悄的把台灯打开,将台灯的灯光调到最暗,虽然昏暗,但对于我来说却是足够。昏暗的灯光朦胧的照耀在床上曼妙的美人身上,令其凭添一股无已言表的魅力。

  我再次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紧张的走到床沿前,看着身着紫色丝绸睡衣的岳母,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件紫色睡衣是我老婆的,我老婆的身材已经不错了,谁知岳母的身材居然更加火爆。这件睡衣我老婆穿刚好,穿在岳母身上,却相当的紧凑,将两只丰满秀挺的玉乳紧紧的束缚住,仿佛只要稍稍有大点的动作就可将衣服的钮扣绷掉一般。

  我屏着呼吸,颤抖的伸出双手,轻轻的按在岳母的巨乳之上,「哇!好软,好舒服啊!」虽然隔着睡衣,但我依旧可以感受到这对巨乳的温暖。

  看着毫无反应的岳母,我胆子渐渐大了,双手缓缓的加劲,开始越来越用力的揉捏,肆意的玩弄着这对极品美乳。

  揉捏了一阵,觉得隔着衣服不过瘾,我急切的去解开睡衣的钮扣。也许是激动或是紧张,一个十分简单的动作,我居然消耗了十几秒,这才大汗淋漓的将钮扣解开。如若不是怕露出破绽,刚才就想一把将睡衣扯开。

  「哇!」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妈的,这老骚货居然戴着比我老婆还性感的胸罩,难道是想勾引我?

  只见岳母雪嫩玉白的美乳上罩着一层薄如纸片,透明度相当高的黑纱。深红色的乳头在其下清晰可见,如此香艳的情景看得我小兄弟猛的蹿了起来,温度直线升高,轻轻的颤动。

  「太美了。」我有些惊呆了,缓缓的将脸靠了上去,轻轻的埋在岳母的双乳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阵幽幽的清香夹杂着熟女特有气味,令我有些迷失了。

  「嗯!」我猛的将头使劲的埋进双乳中,不断的摩蹭,同时双手从两边捧捏着岳母柔软坚实的美乳,一股仿佛第一次摸女人乳房的刺激感瞬间令我无比亢奋。

  我的食指和拇指隔着薄纱般的胸罩,轻轻的搓着岳母深红色的乳头,随着我的搓捏,两粒乳头开始逐渐涨大挺立而起,好像我的小兄弟一般兴奋得高高立起。

  感受着乳头的变化,我抬起头,隔着胸罩含住了岳母的右边乳头,同时左手继续拔动与搓捏着左边的乳头。

  我轻轻的吮吸着粒乳头,时不时的用湿软的舌头在其上打转和顶蹭或是用牙轻轻咬着。

  突然,岳母轻轻的娇啼了一声,不舒服的扭了扭身体,还用手推了推我的头。瞬间,骇得我魂飞天外,仿佛静止了一般,一动也不敢也动。

  过了半晌,发觉岳母再也没有动静,我这才胆子大了起来。决定转移阵地,于是我顺着岳母的乳头一路翻山越岭吮吸而下。

  「妈的,这老骚货的皮肤好滑,比起小慧也不差。」

  此时我正趴在岳母的小腹处,看着这条黑色透明的丁字裤,我差点流鼻血了。岳母的阴毛比老婆的还多,看来性欲十分旺盛。

  细小的丁字裤根本无法护住一那倒三角形的黑森林,无数阴毛曲卷的露在内裤外,让人看了血脉贲张。

  我直接将埋进了黑森林,狠狠的闻着岳母下体散发出的诱人骚味,这是一股混味着多种体味(尿骚、淫水腥味、汗水味、体味……)的熟女特有的一种骚味,是我这种喜欢熟女的男人的最爱。

  我尽情的享受着这股骚味,同时伸出舌头,缓缓的将这些阴毛含在嘴里轻轻的吮吸。

  「有点咸咸的,应该是一路奔波过来流了不少汗。」

  我吐出阴毛,坐起身子,将岳母纤长的玉腿缓缓的打开,看着那对暗色的肉唇在丁字裤那窄窄的黑布条下若隐若现,激动得我下体好像要爆开一般,达到前所未有的硬度,用手握了握,感觉滚烫如火。

  我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此极品当然要好好的玩弄,切不可如猪八戒吃人参果——全不知滋味。

  我终于控制住立马相挺枪而上的冲动,伸手将丁字裤轻轻的向上一提,只见那细窄的黑布条瞬间深深的隐进两片暗色的肉唇中,不见踪影。两片肥厚暗色的肉唇完全暴露在我眼前,看得我小心脏再次噗通噗通的狂跳不停。

  这老骚货真是个妖精啊,这样的火爆身材可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要是有心脏病的话,老子早就挂了好几次了。

  此时,我对那好像瘦猴一般的岳父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居然取到如此极品货色。

  废话少说,直入正题。

  我颤抖的伸出两指,缓缓的捏了捏两片肥厚的肉唇,触手温热软柔,十分舒服,禁不住就这样捏着两片肉唇轻轻的揉捏着。

  岳母再次轻啼一声,同时扭了扭丰腴雪白的屁股,双腿合拢。不过由于我就坐在她的双腿间,所以双腿触到我后就合拢不上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我并没有被吓得那么厉害。

  将两片肉唇分开,看着那细窄的黑布条此时正紧紧的贴在肉缝上,将岳母那迷人的阴道口护在后面。

  我毫不客气的将岳母的黑色丁字裤拉向一边,那粉嫩的阴道口顿时暴露出来,此时已有一丝丝的淫水在阴道口处汇聚,我缓缓的将头伸了过去,然后张开嘴,直接对着阴道口吮吸起来。

  「滋滋滋……」

  丝丝淫水被我吸入嘴里,缓缓吞下,我伸出舌头,顶进娇嫩的阴道口中,在阴道内打转,不断的顶蹭着四周娇软的肉壁,可以感受到,丝丝淫水缓缓的从四周的肉壁上渗出,并且四周的肉壁被我刺激得连连收缩,一股股的淫水更加快速的顺着洞口流尚而下,滴落在床单上。

  「嗯……嗯……」岳母此时连连发出淫荡的啼叫,轻轻的扭动着身体,好像水蛇一般。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双手下意识的按在我的头上,使劲的将的我头往她的阴阜上按,丹唇轻启,再次发出娇嗲的淫啼。

  此时我下体快爆炸,受不了了,我抬起头,爬下床,走到岳母的面前,然后将我火热的鸡巴顶在她的红唇上。

  「嗯……嗯……」我的鸡巴在岳母的红唇上顶了几次,这老骚货居然缓缓的张开嘴,将我的鸡巴含了进去,开始吮吸,还用她那湿软的舌头不断的在我龟头的肉冠棱沟上打转摩蹭,令我舒爽无比。

  真是骚啊,连睡觉还可以口交。

  我打算跟岳母用69式,相互口交。于是我立即将鸡巴抽出,抽出时岳母居然张着大嘴,四处寻找我的鸡巴,看得我性欲暴涨。我爬上床,调个头,然后将鸡巴再次塞入岳母的嘴巴里,而我则趴下去掰开两片暗色肥大的肉唇,继续舔着岳母的阴道。

  我的舌头缓缓的从岳母娇嫩腻滑的阴道口舔到阴蒂,然后将阴蒂含在嘴里吮吸,轻咬,舌顶。

  「真爽啊!」鸡巴在岳母温湿的嘴里不断的抽动,兴奋得我差点射精。

  「呜~呜……」含着我鸡巴的岳母被我兴奋得快速抽动感到一丝的不适,嘴里发出阵阵呜咽之声。

  我立即抬起屁股,抽出湿淋淋的鸡巴,然后调转身体,准备正式入侵岳母的阴道。

  我将岳母纤长玉白的美腿抗在肩上,握着火热的肉棒缓缓使劲的在岳母的肉缝中摩擦,此时岳母的整个阴阜早已淫水泛滥,湿淋淋、粘糊糊的。

  我在肉缝中摩擦了几次后,然后将龟头缓缓的顶进岳母的阴道口,只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肉壁死死的箍住,想不到岳母这般年纪了阴道居然还如此紧,感觉比插老婆的还要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