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狐狸精一般的嫂子

3月前   ·   【小说】暴力强奸
第一章:荒唐一夜(上)

  平阳县到林山市区并不用多久,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到了。到了林山市的酒吧一条街,王文超走到最近的一家酒吧,这个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了,酒吧也早已经开门。王文超打开自己的钱包,把里面的一千多块钱和身份证、工资卡全部拿了出来,随后把那个李静送给自己的钱包直接丢进了垃圾桶才走进了酒吧。

  酒吧里面的音乐是震耳欲聋,跳舞的跳舞,偷 情的偷 情,喝酒的喝酒,大家各干各的,互不打扰。

  王文超直接走到吧台,把自己全部的一千多块钱现金递给服务员说道:“看一下,能买多少伏特加,剩下的就当是给你的小费”。

  服务员认真地点了点钱,然后说道:“先生,能买六瓶。全要伏特加吗?那我给你送一打红牛吧”。

  “行”王文超无所谓地说着,随后便看到身边坐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头发从侧边挡住了脸,王文超看不清楚女人的脸长得什么样,只见女人正一个人坐在那喝着一打嘉士伯,王文超想也没想就对女人说道:“美女,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来,我请你喝酒”。

  这时,服务员也把王文超的酒给拿出来了。

  其实王文超已经有点朦朦胧胧了,因为在他来酒吧买醉之前已经一个人在外面喝了不少的啤酒了。但是她还是可以感觉的出来,女人抬头看他时他发现女人很漂亮。当然,具体的他是没办法弄清了。

  “你请我喝酒?”女人看了看王文超,确认王文超是在跟自己说话。

  “怎么?怕了?”王文超有点醉意,醉醺醺地说道。然后直接转身往旁边的一张桌子走去。

  “喝就喝,我还会怕你?走”说着女人直接跟上了王文超,来到王文超坐的桌子,在王文超对面坐下。

  这时服务员也把酒给端了上来。

  王文超打开伏特加,给自己和女人都倒了一杯,加上红牛,端起来与女人碰了一下,随后便是一口喝下。

  女人愣了愣,看着王文超。

  “怎么啊?怕了?”王文超再次挑衅着道。

  “切”女人不屑地说着,随后也是一口喝了。接着王文超倒第二杯、第三杯•••当王文超睁开发痛的眼睛时,看到的是雪白的墙壁和装修的异常豪华的房间,王文超愣了愣,随即感觉自己身上好像被一具身体给压着,王文超转过脸,看到的是一张非常精致美艳的脸。王文超给吓了一大跳。王文超慢慢地把昨天晚上喝酒之后的事情想了起来。

  王文超记得自己与女人喝酒时说着自己与李静的事情,一直不停地说着,当然,这是喝高了之后的事。而女人好像也是流着眼泪在那不停地说着。说了什么王文超是完全不记得了,王文超只记得自己最后对女人说了句:“上 床去,敢不敢?”。

  女人满脸通红非常直接地回答着:“走”。

  然后王文超便就只记得自己与女人两人抱在一起一摇一晃地来到街上上了一辆出租车,女人说着去皇朝大酒店。然后两人就到了一个很大的酒店里面,王文超还记得是女人给的钱。随后被服务员扶着进了房间。再后来,王文超便就只记得记忆中有着白花花的身子,还有就是自己似乎非常粗暴。再后来•••再后来就到了刚刚睁开眼睛看到的这一幕了。

  王文超这才仔细地打量着女孩,女孩很漂亮,而且浑身都散发出一种气质。王文超忍不住朝下看着,发现女孩的被子只盖到肚子,那一对大小适中而且异常挺拔的小白兔就这么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王文超的眼前,王文超再次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

  这时,王文超感觉女孩眼睫毛动了动,王文超知道,这是要醒了。王文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于是很光棍地选择了闭上眼睛,装睡。

  女人慢慢地睁开眼睛,与王文超刚醒来时一样,她也是瞪着眼睛木然地看着这陌生地环境。随之猛然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再转头看着一旁装睡的王文超。随之,便是一声高分贝的叫声连带着一下子扯过被子把自己身子紧紧包裹住,只是,因为用力过度,她自己倒是全部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了,全直接把王文超的被子给全部抢了过去,让王文超完全赤 裸裸地展现在她面前。

  王文超也是一惊,然后下意识地用双手把自己的小兄弟紧紧地盖住,他知道,这下是肯定不可能再装睡了,只能睁开眼睛,看着女孩正一脸怒容地看着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鬼使神差对女孩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随后说了句:“早啊”。

  而随即,迎来的却是女孩从被子里面伸出来的一脚,王文超眼疾手快,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兄弟,一边还非常麻利地跳下床,避开了女人临空的一脚。

  “你干嘛?”王文超跳下床后也非常的愤怒。

  “我要报警”女孩再次把脚收回被窝里面,一边咬牙切齿地对王文超说道。

  “你疯了吧你”王文超被女孩的话吓到了,骂了一句,随后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昨晚上的事,我记得一点。我在酒吧喝酒,后来碰上了你,我们一起喝。再后来我就完全不记得了,睁开眼就到这了。虽然不记得了,但是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应该也大致猜的出来。对于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我也不想的,要是在清醒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对不起。如果你还坚持要报警的话我支持你”。

  女孩听过王文超的话后也安静了下来,随后对正在满地找衣服还不时捡起两件女孩的贴身衣物放在女孩身边的王文超说了一句:“你滚,我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你”。

  王文超愣了愣,随即也说道:“这也是我想说的”。

  第二章:荒唐一夜(下)

  一边穿着裤子,但是不经意间发现床单上面的殷红一片,刘明强脑袋突然嗡嗡作响,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愣神了一下之后才对女孩说道:“对不起,我真是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滚”女孩咬着嘴唇再次说道,眼睛里面开始流出泪水。

  王文超心里非常难过,如果说前面女孩对自己的不礼貌让他感到愤怒那么在看过那一片殷红之后,他心里就只剩下对女孩的歉疚了。

  他从衣服里面拿出一根烟,点上,慢慢对女孩说道:“对不起,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对你负责”。

  女孩依旧是流着眼泪看着王文超,随后还是从嘴里说出一个字,“滚”。

  王文超看着女孩叹了一口气,再次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去洗手间用手洗了把脸,把脸擦干后就准备离开,只是出门前习惯性地摸了摸钱包,才突然记起钱包已经被自己给扔了,而自己身上也已经身无分无。没钱怎么回去啊?王文超对于昨晚的疯狂后悔的要死。

  最后没有办法的王文超还是只有舔着脸,极度不好意思地走回房间对女孩子说道:“能不能帮我个忙?”。

  见女孩还是那个样子看着自己,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不开口自己就根本回不去了。王文超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说道:“我钱包不见了,能否借点钱给我当个路费?我回去拿了钱立马还你”。

  女孩还是没有说话,等了一下之后对王文超说道:“把我的包捡起来”。

  王文超一听有戏,连忙把地上女孩那个标着很显眼的“LV”标志的包给拾起来,放在女孩身边。

  “现在去洗手间,我叫你出来才准出来,不然你就自己走路回去”女孩冷冷地说道。

  “好咧好咧”王文超立即点头,马上走进浴室,为了让女孩放心还顺带着把门也关上了。

  女孩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自己下面实在是太疼了,越想越恨王文超。最后无力地只能继续靠在床上,伸出手从包里面拿出自己的钱包,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在床上,喊道:“出来”。

  王文超走出来后女人说道:“拿着钱快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王文超看了看那一叠百元大钞,伸出手,拿了一张说道:“谢谢,一张就够了,能否给我留个电话号码,我好还你钱”。

  “在我没有后悔之前你最好快点滚出去”女孩一直皱着眉头说着,这是因为实在太疼了,要知道王文超昨天可是借着酒疯在发泄,可想而知有多疯狂了,这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怎么受的了。

  王文超明白女孩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再次向你道歉,我真不想这个样子。同时谢谢你”。说完便拿着那一百块钱,慢慢地转身走了出去。

  女孩等到王文超出去之后不自然地笑了笑,随后又皱紧眉头,等了一会儿,再次流出泪水。

  王文超下楼之后,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快十一点了。想了想,走出酒店,这时他才想起来,这皇朝酒店可是五星级的,也是林山市的第一大酒店作为林山市的一个城市地标存在着的。王文超想起自己的身份,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

  顺着街,找了一家蛋糕店,给女孩买了几块蛋糕和一杯牛奶,自己都饿的不行了,想必女孩也一样。另外又到一家药店买了一盒止痛药。经历过李静的第一次,王文超显然是有经验的,也知道那种痛苦。随后王文超便把止痛药放进了蛋糕的袋子里一起提着走回酒店,到前台那借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并且写上:“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你造成的伤害和痛苦我非常抱歉。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请给我个机会补偿”。

  随后把这张纸也放进塑料袋里,对前台的女孩说道:“麻烦你把这个现在送到1712号房间里,我有急事要出去,请你帮个忙,谢谢了”。随后王文超便离开酒店,坐了个公交车到了汽车站,然后转了个公交到了平阳县城,又再坐班车回到洪山镇。虽然饿的要命,但是王文超却没有吃饭,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实在没钱了,总共一百块,买了蛋糕和药之后刚好够车费。

  回到洪山镇那个小房子时已经是晚上了。

  躺在床上,王文超却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已经过了一天了,但是李静与李静母亲说的话还历历在目,每句话都在刺痛着他的心。想着自己这半年来所做的一切,王文超觉得突然之间就全都没了意义了。

  第三章:初恋的第一次(上)

  王文超的思绪不禁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一天,那还是六月份,已经开始进入炎炎的夏日了,特别是处于南方的江南省,温度更是高的吓人,隐隐地有要冲破四十度大关的趋势。按说这炎炎夏日之下,人们应该是都处于萎靡状态的,但是在省会山南市的山南大学里,有一批人却是格外的兴奋,因为他们马上就要毕业了。而王文超就是这一批人当中的一名。

  “来,兄弟们,大家一起干了这一杯。明天,我们就都将离校,各自奔向自己的前程,从此以后就天南海北各自一方了,但是,不管以后能不能相见,我相信我们心里都将深深地把大家记住,记住我们这些四年来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们,干了”。

  酒桌上,喝的红光满面摇摇欲坠的班长对着全班同学举杯着。这种离别聚会酒是个很好的东西,特别容易煽情,特别容易调节气氛。就这么一下,女生基本上就全部哭了起来了,男生大部分也都眼眶红红的。

  就在大家继续听着班长的长篇大论离别感言时,一个女孩突然跑了出去。不过看到的人不多,喝的醉醺醺的人基本上在乎的都只是在自己的感知范围之内的事情。

  “王文超,快出去看看吧,李静刚刚突然哭着跑出去了”这时一个女生走到正处在离别情绪中不能自拔的王文超身后,对王文超说道。

  王文超听过后一惊,连忙起身往外追去。

  对,这个李静正是王文超的女朋友。

  王文超与李静在大二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两人在一起说不上是谁追的谁,反正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就在一起了,然后便是如胶似漆。王文超对李静很好,因为他很珍惜李静,他知道自己的自身条件,除了那张还算的上长的比较好看的脸外他没有其他任何地方值得引人注意的了,起码王文超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而李静不同,李静不但学习好,而且人长的漂亮,后来王文超还得知,李静的家世也还可以。

  而相比之下王文超却是那么的不起眼。王文超几乎很少出现在学校的集体活动当中,要不是上课点名,很多同学都忘记了王文超的这个人的存在。这也怪不了王文超,不是王文超不想融入集体,而是他实在没有时间。他必须利用每一分钟可以利用的时间去赚钱,赚生活费、赚学费、赚给李静买生日礼物情人节礼物的钱。所以,他从大一开始就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两百块一个月的小单间,这样可以方便自己在凌晨一点下班之后不用爬围墙就有个地方睡。

  就是因为两人条件相差太大,所以王文超特别疼惜李静,对于这份从天而降的幸福王文超是打算死死地抓在手里不放的。

  王文超跑出这个校门口的小酒店,便发现李静正一个人蹲在马路边哭着。

  王文超慢慢地走过去,蹲在李静身边抱住李静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柔声道:“怎么了?宝贝”。

  李静一见王文超便哭的更加伤心了,靠在王文超的肩膀上,直接把王文超的衣服打的湿湿的。

  “文超,刚刚我爸打电话过来,让我今天下午就回去,他已经帮我在家里面找了工作了,是熟人关系,所以我提前就上班了”李静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王文超。

  王文超听过之后也是一惊,久久没有说话。李静这话说明了很多问题。但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俩就要分开了,而这种分开是没有期限的分开。李静家在本省临近市的一个县城里面,关于李静的这份工作,王文超也是早就听李静说过了的。李静的父亲是县林业局的副局长,他父亲提前帮李静托熟人关系安排进了县工商局工作,而且是正式的事业编制。而王文超的工作却还没有一点着落,毕竟他没有关系,要找工作的也得等到把毕业证和学位证拿到之后才能进行,不可能像李静这样毕业答辩过后就可以先去上班的。王文超知道两人总会有离别的那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突然。

  “傻瓜,我们只是暂时分开。等我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之后我就去你们县城找工作,我们就能继续在一起了”王文超把李静拉起来,擦了擦李静的眼泪,笑着说着。

  “你还真当我是傻瓜啊,我那个小县城上哪去找工作?即使是在我们林山市,我们学的这个经管专业也根本找不到的工作的”李静白了王文超一眼,自己掏出纸巾擦着眼泪。

  “路是人走出来的,总会有办法的。只要我们彼此心里有对方,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不离不弃,你说是不是?”王文超只能检好听的说给李静听。

  “文超,我发誓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都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李静眼泪还在流,却勾住王文超的脖子动情地说道。

  “我也一样,我王文超保证,只要你不放弃我,我王文超即使是粉身碎骨也绝对不会放弃你的”王文超肯定地说着,然后说道:“我们去找个地方躲下太阳吧,要是把我们的李大美人给晒黑了我可担待不起啊”。

  “你就是嘴油,文超,我坐晚上的那一班汽车回林山,我想去你住的地方坐坐,好吗?”李静乞求地望着王文超。

  “我那地方又窄又脏的有什么好坐的,我们去奶茶店坐坐吧,我请你喝丝袜奶茶好不好?”王文超摇着头说道。

  “不,我就要去你住的地方”李静说完之后突然有点脸红。

  “好好好,去去去。您说去了小人还敢说不吗?只是等下大家组织的唱歌你不去了吗?”王文超立即妥协。

  “不去了,我马上就要离开了,我只想多和你在一起呆着”李静紧紧地抱着王文超的手臂往王文超住的地方而去。

  虽然两人相恋已经三年了,但是李静却很少去王文超的住所,不是李静不去,而是王文超不想让李静去。原因很简单,因为王文超知道一个男人对于自己下半身的控制能力有限,李静这么好一个姑娘,追她的人多了去了,人家在这么多追求中独单选中了条件很差的自己,王文超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自己应该要有一定的责任感。在自己还没有能力给予她幸福的时候自己不能走出那一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好几次两人都干柴烈火就要突破最后一层的时候王文超都停了下来,因为这个还让李静生了好一阵子的气。李静认为这是王文超怕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其实王文超是有苦自己吃。作为一个男人又有几个人可以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孩不起邪念的?又有几个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下来的?你以为王文超不想吗?他想的要命,很多次都是受不了自己靠手解决的。总之王文超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四章:初恋的第一次(下)

  “你看看你,本来地方就小,还弄的乱七八糟的,也不收拾收拾”李静一进房间就开始皱眉头。

  “这不能怪我,单身汉的生活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别收拾了,都是脏衣服”王文超拉住李静,不让她帮自己收拾房子。

  “你这不收拾还能住吗?不是说你,平时我说要来帮你收拾一下房子你说不要,还说你这个很干净,这就是你说的很干净啊?”李静埋怨着,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眶又开始红红的说道:“这次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了,以后你想让我收拾都很难了。你以后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知道你生活比较困难,什么都要靠自己一个人,很辛苦,但是一定要注意身体,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是你女朋友,我们就应该一起面对困难不是吗?千万不要苦了自己”,李静摸着王文超的脸流着眼泪。

  “怎么又哭起来了啊,宝贝。有你这句话即使我受再多的苦也不觉得苦了,先不要收拾了,我给你看样东西”王文超说完便立即在自己的皮箱里照着,然后拿出一个东西捏在手里,对着一脸期待的李静说道:“你先闭上眼睛”。

  “到底是什么东西嘛,别卖关子了”李静羞涩地开始脸红。

  “你先把眼睛闭上,我说可以睁开眼你才能睁开,这次听我的行不行?”王文超佯装着生气。

  “你可不许偷偷地亲我”李静说完这句之后才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王文超肯定不是为了偷偷地亲她,但是她心里却期待着。

  “我要亲你还需要偷偷摸摸的吗?我要亲你我就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了我”王文超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盒子。

  李静突然感觉到脖子上面冷冰冰的,一想,便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了。但是她却依旧假装着不知道。

  “什么东西呀?冷冰冰的”

  “好了,现在可以睁开眼了”王文超说着。

  李静闻言便睁开眼,潜意识地就往自己的脖子上看去,只见自己脖子上面挂着一根黄灿灿的项链。虽然前面心里就已经猜到了是这个,但是,当亲眼看见的时候李静却还是非常的感动,感动的眼泪哗哗地流着。

  “你真是个傻瓜,这个要花很多钱吧?你明明自己没钱,还花这么多钱为我买这个,我其实宁愿不要这个,我只想你别那么辛苦”李静眼泪像是掉了线的一样,她都不记得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掉眼泪了,但是这一次与前面不同,这次是开心的眼泪,幸福的眼泪。

  “我辛苦无所谓,只要你开心就好。我就是想告诉你,虽然我王文超一无所有,但是我有你,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力量让你幸福。这是一个承诺”王文超异常沉静地说着。

  李静奋不顾身地扑进了王文超的怀抱,随后抬起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王文超说道:“吻我,文超,我想把我的身体交给你”。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微不可闻,脸蛋也红红的,但是表情却是非常的肯定。

  王文超听完后脑袋嗡嗡地响着,身体的温度立马升高,王文超感觉自己血流速度加快,有点躁动。

  “不,静儿,我要等到我有能力给你幸福、我明媒正娶地把你娶回家那天再要你,现在要你是对你的不负责任,对你也不公平”王文超还是把自己心里的躁动给压了下去。他由于从小经历的不同,所以想法要比同龄人成熟了许多许多。

  “明强,我知道你是对我好,但是你要明白我的想法。我李静看上你的那一天就已经决定这一生都跟着你了,从那一天我就已经是你的人了。今天我们就要分开,在分开之前我想把我最后一件也是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我有我的考虑,这也算是我对你的一个承诺”李静肯定地说着,然后直接吻上了王文超的嘴唇。

  对,李静说的话有她的道理,王文超不便去反驳,也更不想反驳。他只是个心里有承诺的男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圣人,也更加不是一个柳下惠。佳人在怀谁能拒绝?两人的舌头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美女入怀,王文超身体中的荷尔蒙以百万倍的速度猛增,他情不自禁地从后背伸进了李静的衣服内,李静的皮肤有着光滑细腻的质感,还有一股若隐若无的体香,让王文超如痴如醉。

  李静浑身无力地靠在王文超怀里,李静也紧紧抱着王文超强壮的身体,把头抵着他的胸膛。

  李静柔声对王文超说道:“你是不是胀的难受?”。

  王文超很诚实的点着头,他确实是难受。

  “难受就要了我吧,文超,我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什么人都抢不走”李静动情地说着,脸上早就已经是绯红一片了。

  这句话对于王文超来说就是一剂兴奋剂,将王文超心里那仅存的一丝丝不安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抱起李静便躺在了床上。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而此刻这狂风暴雨之后,开的便不是梨花,而是玫瑰,是那艳的刺人眼的红玫瑰。大汗淋漓的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人生的转折有时候就只在一瞬间。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一个女孩便变成了女人。

  李静紧紧地把头埋在王文超的身前,紧紧地抱住。就像是怕王文超立即不翼而飞似的。初经人世的女孩脸上还流着与床单上一样的羞红之色,娇艳欲滴。

  随后,李静便就离开了王文超。而王文超在与李静有过那一次之后,作为一个男人,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已经有了一份责任。同时,他也深深地爱着这个女人。他明白一句话,距离和时间就是感情的杀手,所以,他不能离这个女人太远。

  第五章:为爱折戟(上)

  王文超毕业之后在沿海发达城市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每天八小时,月薪接近一万。但是,因为上面那个原因在年底时他还是毅然回到了江南省林山市平阳县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因为李静家就是平阳县的,而且,李静现在就在平阳县的工商局上班。王文超非常幸运地考了个笔试第一名,然后,在第二年3月份参加了面试,面试王文超也发挥非常优异直接被录取了。但是,在王文超来报到上班时却没有在平阳县上班,而是直接到了平阳县下面的洪山镇。

  其实这里面是有故事的,公务员考试,笔试很公平,但是到了面试,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一些人情分在里面。王文超笔试第一名,而且面试也很出色被直接录取了,但是,随后因为某种原因,比如某位领导的子侄突然加了个塞,这就把原本属于王文超的位置给占了,而机关单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别人占了王文超的位置,那王文超也就只有去占别的坑了,于是乎就把王文超给下放到了下面的乡镇去任职。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王文超非常气愤,但是在气过之后也无能为力,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洪山镇也不错,起码与李静是在同一个县。于是乎,王文超就成了平阳县洪山镇民政办的一位干事。

  而且,由于原本好的位置早就被人给占了,作为新来的王文超,理所当然地被分到了最不受人待见也是条件最苦的敬老院。敬老院是民政办下属的一个单位,里面住着的都是符合国家标准的一些五保户,也就是无儿无女的老人。发配过去的王文超职位是副院长,院长是另外一个,但是这个院长从来就没来过敬老院,里面的大事小事都是王文超一个人干。

  当然,这个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在王文超上了两个月班之后的那天。那天李静给王文超打了个电话。

  “喂,静儿”王文超笑着接过电话。

  “文超,你下班了吗?”李静声音有点轻,好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下班了”王文超没说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上班与下班的差别,也从来没人对他说过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

  “文超,我想和你说个事”李静声音的犹豫再次让王文超觉得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

  “什么事啊?说的这么严肃,说吧”王文超还是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他爱这个女人,很爱,所以,舍不得伤害这个女人哪怕一点点。

  “我爸妈••想请你来我家一趟”李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王文超脑袋再次短路了几秒,然后惊讶地问道:“你爸妈请我去你家?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爸妈不知道我吗?”。

  “别问了,反正他们就是知道了。他们让你这两天抽个时间过来一下”李静像是在隐瞒什么,直接带过去了。

  王文超很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装作很轻松地说道:“好的,我明天早上过去吧。这傻女婿终于熬到见岳父岳母这一天了”。

  “文超,我明天请假在家,你快到的时候给我电话,我去接你”李静说着。

  “好”王文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就先这样了,我妈叫我吃饭了,明天再联系,我先挂了”李静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王文超看着电话发了会儿呆,随即仔细想着这其中的事情。他可以猜想的到,这次去肯定是个鸿门宴,不过王文超并不在乎,她只在乎李静,只要李静的心在自己这儿,即使她父母的心都是铁做的他也会想办法给融化了。想到这,心里就轻松多了。接着便仔细思索起明天去见李静父母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王文超便到镇上的市场买了两只真宗的土鸡出发了,等了一个小时的班车,然后又坐了一个小时班车才到了平阳县城。按照李静说的,王文超快到县城的时候给李静打了电话。所以,王文超刚下车便看到李静开了一辆半旧不新的帕萨特过来了。

  李静把车停在王文超身边,然后说道:“上车吧,家里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你过去了。你提着什么啊?”

  “哦,在乡里买了两只土鸡,这可是正宗的土鸡,城里面很难买到”王文超笑着提着鸡准备上车。

  “等一下,你说你提两只鸡干嘛?多脏啊?”李静看到王文超准备上车,急忙说道。说完了之后看到王文超脸色全变了,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然后才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把鸡放到后备箱去吧,放前面容易把车弄脏”。

  王文超不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把鸡放进后备箱。然后到副驾驶座坐着,关上门对李静说道:“找个超市吧,我去买点东西”。

  “算了,别买了,他们什么都不缺,浪费钱”李静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他们缺不缺是一回事,我买不买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去超市吧”王文超一样没什么兴致,压着脾气说着。

  李静看到王文超是认真的,便就把车开到一个大超市外面。

  “你在车里就别去了,我买了就下来”王文超打开车门说道。

  “别买太贵的,随便买点什么就可以了”李静嘱咐着王文超,还真没有打算跟上去的想法。

  王文超点点头,到了超市,王文超去买了一条中华烟,另外还买了许多水果以及一些价格并不便宜的营养品。上次领的工资这一下子就花出去了大半,但是王文超并不是很心疼,只要能让李静父母对自己的印象稍微好那么一点,花多少钱都是可以的。

  王文超直接把这一大堆东西都放进车的后备箱里面,然后才坐进车子里。

  “不是说了让你别买这么多东西嘛,怎么又买这么多,你工资总共才多少啊”李静一边埋怨着一边开着车。

  “没关系,我在镇里有钱也用不出去。只要你爸妈能高兴,花多少钱都无所谓”王文超强颜欢笑地说着。

      李静听了王文超这么一句话,转过脸看了看王文超,眼睛里面带着泪花。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34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文超,我爸妈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他们今天叫你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要拆散我们俩,想说服你”李静突然对王文超说道。

  “这我早猜到了,我今天来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只要你不放弃,我就绝对不放弃”王文超很淡然地说道,然后笑了笑问着李静:“这车谁的啊?”。

  “我爸的,开了很多年了”李静显然心情并不好,慢慢地回应着。

  车子在楼下停着,王文超把自己买的那一大堆东西还有那两只鸡给拿上,然后跟着李静慢慢地走上楼,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20 18:20重新編輯 ]